春季,是服装的传统销售旺季,一场突如其来的新冠疫情“黑天鹅”却改变了这一切。订单取消、复工困难、生产停滞……让中国服装业这一全球性大行业遭受史无前例的重创。

  国家统计局最新数据显示,今年1-2月,单单中国的服装鞋帽、针纺织品零售总额1534亿元,同比下降30.9%。服装对外出口更加惨淡,1-2月服装及衣着附件160亿元,同比下降20%。

  “服装业受疫情影响很大,很多订单就没有了。”报喜鸟002154股吧)云翼智能生产中心负责人赵国华说,“我们网上商城在线多万元。”

  去年九月,报喜鸟未雨绸缪,推出网上商城——凤凰尚品微商城。当时,报喜鸟集团董事会开会研究认为,服装线上定制、线上销售将是继传统线下专卖店之后的重要销售渠道,是大势所趋。如今,正是恰逢其时。

  据了解,报喜鸟推出凤凰尚品微商城以及更早启动的云翼智能项目,在于服装业面临的天然痛点——在生产环节,属于劳动密集型,如今产业工人越来越少,熟练工人更难招聘;在销售环节,面临的是个性化需求,产销率普遍不高,库存积压大。

  从生产环节看,“以产定销,是绝大多数服装企业的现行做法,面临的最大问题是,库存很多。”赵国华介绍说,大多数服装企业当季产销也就百分之五六十,剩下的就打折促销了,或者最后成了库存。因此,定制化服务就是服装公司解决这一痛点的必然选择。

  据了解,报喜鸟1996年就为高端VIP客户提供私人定制服务,1999年全面推出私人定制服务,2003年推出量体师全国巡店量体定制服务,到2014年推出全品类私人定制服务。

  但对服装业来说,传统的工业化大流水生产模式与私人定制高品质、短交期、个性化的快速柔性化生产要求并不匹配;传统的以产定销经营方式与私人定制的以销定产、小单快返的经营模式也存在矛盾。因此,既能定制化服务、又能敏捷响应客户的互联网化、平台化、智能化生产成为对服装业的一大市场要求。

  从销售环节看,如大众熟知,天猫、京东等中国知名头部电商可以网上购衣。服装公司凭此可以有一定销量,但客户体验并不好,买到的衣服十有八九不能称心如意。服装公司并不能充分掌握客户偏好、购买行为数据,不能提供更好的定制化个性化服务,优化客户体验,增强客户黏性,进而更好地改进生产工艺流程,实现服装服务品质全面提升。

  为此,传统服装公司和新创公司,主动顺应互联网+、中国制造2025的大时代趋势背景下,积极满足服饰个性化体验不断提升的客户需求,纷纷加入这一定制+智能制造赛道。

  衣邦人2014年推出“互联网+上门量体+工业4.0”的C2M(顾客对工厂)商业模式,撬动服装定制市场蓝海,如今拥有49+直营网点,服务全国140+城市,累计预约客户超过120万。广州众投科技有限公司2016年推出“量品”,提供衬衫定制,也采用C2M模式。2015年初,报喜鸟制定新的发展战略,重点聚焦三件事情:平台化管理、全品类私人定制和智能化生产;启动云翼互联项目,以智能制造透明工厂为主体,以私人定制云平台和分享大数据云平台为两翼。

  2016年至今,报喜鸟智能工厂投入1.5亿元,目前年产能达到100万件,涵盖西服、西裤、大衣、衬衫、茄克等品种。私享定制云平台采取EMTM虚拟定制模式,客户可以根据个人喜好,输入面料、款式、工艺、纱线颜色等个性化需求和个人体型数据,进行一人一版、一衣一款的私享定制DIY设计,并应用虚拟现实3D渲染技术直接呈现个性化设计效果。云翼智能CAD系统就会自动生产独一不二的样板。

  目前报喜鸟的生产效率提高50%,合格率从95%提升到99%,物耗能耗各降低10%,生产人员减少10%。“私人定制生产供货在7个工作日,后期随着智能生产不断升级改进,供货周期会缩短到5个工作日。”赵国华介绍说,按照传统方法生产供货是二十几天,不仅是周期长,出错率高,质量也难以保证。

  一位服装行业头部公司市场总监对AI报道分析评论称,报喜鸟从传统服装公司不断发展而来,拥有自己的工厂和线下门店,私人定制服务主要侧重在B端,专注于高级男装全品类;对C端客户的定制服务还需要进一步开拓。量品、衣邦人这些新锐服装公司是轻资产型的,太阳2平台下载衣邦人没有自己的工厂和作坊,只是一个服务平台,做男女服饰全品类,能对C端定制需求敏捷响应;量品主要从事免烫衬衫量身定制,由传统代工厂拥抱互联网转变而来。

  服装业的智能制造道路并不那么容易,自动化程度还较低,目前服装业生产作业以手工及电气化操作相结合为主,自动化率在6%左右,报喜鸟工厂自动化率约20%左右。

  “客观来讲,全面智能制造还太遥远。”赵国华坦言,服装业的全面智能制造面临三个方面的严峻挑战。

  其二是智能化生产更多烙有标准、统一的工业品痕迹,适用于服装业的简单产品,比如口罩,但对复杂的高级定制服装,带有一定艺术品色彩,则难实现。

  像西装这样立体化的产品,生产工艺复杂,报喜鸟西装有365道工序,全自动化生产比较难。赵国华说,“尤其是高级定制服装,不仅是工业产品,更多追求艺术品,有些地方特别强调手工缝制,包含着工匠精神和文化在里面,手工定制更能塑造灵魂。”

  其三是服装机器设备的软件端口不开放,无法实现机机互联。国产的服装生产设备,比如数控机床、自动化裁床还好,但日本德国等进口机械设备、软件端口并不开放,设备之间很难打通,设备服务也跟不上,但像绣花机、钉扣机、锁眼机等还是德国、日本的专业设备领先。

  尽管服装业智能制造面临不少挑战,如果没有这次新冠疫情,服装业的智能制造会在既定轨道逐步发展,但这次疫情显然会深刻地改变包括服装业在内的很多行业,只有积极拥抱移动互联、定制化服务、智能化生产的服装公司才更能站在未来制高点,整个服装业的智能制造将会加速。

  对于同行在智能制造的追赶和科技企业的创新,老牌的报喜鸟也显得有紧迫感。在赵国华看来,“中国的市场足够大,世界的舞台足够大,能不能活的精彩关键看自我的能力。”

  中国目前的服装业智能制造水平,处在人机交互阶段,已经实现全流程打通,但自动化率还有待大幅度提高;下一阶段的重点是实现机机互联互通、机机协同。

  据了解,报喜鸟智能工厂下一步将重点推进数字化建模、提升设备数控化率,向机机互联、机机协同方面发展,实现样版款式模型变化秒级同步调整,工厂内车间之间互联互通系统自动调配同工种作业。同时,将在精益生产同步同频上持续发力。

  赵国华表示,智能制造与精益生产分不开,智能制造的基础在于所有过程的数字化,数字化在于整个生产管理过程标准化,标准化更多基于我们精益化的管理,这都是相通的。这将消除生产过程中无价值的环节,让流程更快,成本更低。

  技术创新,是服装业的核心竞争力所在。报喜鸟也在积极推进与东华大学、浙江理工大学等学校、科研机构的合作,开展年龄、职业、体型等数据信息研究,使创新服装产品更符合人体特征,以及服装材料等研究,使创新服装产品更舒适。